万恶的不是“亚萨西”!而是创造“万恶亚萨西”的人_日本

来源:完美电影院 责任编辑: 更新时间:2020-06-05 00:08:22人气:235

视频极道鲜师状态:13集全年代:2003

主演小西克幸松本梨香山岸功更新时间:2020-06-05 12:05:47

这年的春天,菜鸟老师山口久美子到白金学院高中就职。带着眼镜身穿风衣的她,看起来呆呆的菜鸟老师, 居然被分配到全校有名的问题班级上当...

万恶的不是“亚萨西”!而是创造“万恶亚萨西”的人_日本
1/21
原标题:万恶的不是“亚萨西”!而是创造“万恶亚萨西”的人

“我喜欢你!因为你很温柔!”你绝对不止一次的在ACG作品中听过这句令人生厌的台词。

温柔,是日语单词“優しい”的直译,由于罗马音为yasashii,故而其空耳“亚萨西”就成了观众们最亲切的叫法。纵观日漫,有不少“亚萨西”的男主总能让我们眼前一亮。

例如看似冷酷无情,却将所有的温柔和牵挂都献给弟弟的宇智波鼬;

再如长相凶神恶煞,但在声援大河爱情上面全心全意的高须龙儿;

甚至是那个号称人肉推土机的伊藤诚,也在“亚萨西”的加持下各种开挂?

这些角色凭借着自己善解人意且饱含爱意的举止征服了观众的芳心。

而有些观众也难免会闻而起意,纷纷效而彷之,其结果便是一个个都活成了30多岁的大魔法师,扁着个doge头面面相觑。

巨大的反差让不少网友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并自嘲道:“我原以为对‘亚萨西’有了足够的理解,达到了第二层,其他人只在第一层,可没想到它竟在第五层”!

除去我上我不行的抱怨外,更多的人则是对“亚萨西”模糊的定义感到不满。

归根到底,动画里所推崇的“亚萨西”究竟是个什么玩意?

动画中描绘的“亚萨西”

显然,“亚撒西”可不止有温柔这一个意思。

倘若我们翻阅日本词典,就会发现優しい竟然囊括了“温和、亲切、优雅、典雅、宽容、体谅及富有同理心”等如此多的含义。然而当一种外舶词汇被翻译成汉语时,注定会牺牲它的许多含义,而想要做到尽可能地还原“亚萨西”的内味,似乎也找不到比“温柔”更加合理的解释了。

所以,我们不应被语种的相互转化所带来的文化差异束缚住了思考,而更应该站在日本人的视角来看待这个万恶的優しい。

出演《极道鲜师》男主的松本润在接受采访时这样形容優しい:

“——優しさといえば?”

——強い!””

然而就是这个令人诧异的回答,却道出了優しい的本质。

上条当麻的温柔,是不惜牺牲自己也要给他人带来笑容的愿望;是行动派说到做到的担当;也是对守护弱者毫不犹豫的那种强大。

炭治郎的温柔,是毫不犹豫的手刃恶鬼的决断;是身为长男的担当;更是愿于原谅感化仇人的那种强大。

西宫硝子的温柔,是对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的宽容;是想要和所有人交朋友的单纯;更是在饱受苦难之后仍然选择自己心中美好的那种强大。

诸如此类的角色虽然身处不同作品,且贯彻“亚萨西”的方式各不相同。但他们都做到了《道德经》中“以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的强大。

若抽丝剥茧的来看待这些人物,我们很容易发现他们都有着在意他人远超自己、即便价值观截然不同也能对他人抱持善意的共性,既悲悯与共情——悲悯意味着对万物的不轻视不蔑视,共情意味着对万物的感同身受。

这与日本国学大家本居宣长提出的文学理念——“物哀”不谋而合,而这也正是“亚萨西”得以被称之为强大的理由。

这样的“亚萨西”招人喜欢吗?——当然。

这样的“亚萨西”否就能被视为最完美的品质?——那可未必了。

我们知道,把他人需求放在自我需求之上的精神正是“亚萨西”的精髓所在,但这样的做法,却很难做到面面俱到。

一方面,在“亚萨西”的释义中,永远都有着自我牺牲的含义在里面。

号称“正义的伙伴”的卫宫士郎在世界和平信念的驱使下行动,但归根到底还是以个人的牺牲为代价。而被阿宅们尊称为大老师的比企谷八幡,看似有着与众不同的“亚萨西”,实际上还是靠着一个个自爆才构筑起了名为“所有人都不会受伤”的世界。

另一方面,无止境的同理心更像一个定时炸弹,隐匿在辛苦构筑的人际关系之中。

“如果能一直这样三个人就好了啊”、“必须给所有人同等的幸福”。“亚萨西”的角色总是如此的天真、优柔寡断,而他们越是往这方面努力,所得到的负反馈就越强烈,最终还未等到握手言和,却早已分崩离析。

一个人越是想让所有人都获得幸福,就会变得愈发不幸,“亚萨西”不是毒药,但却胜似毒药。

日本文化下的“亚萨西”

然而艺术作品归根到底是人创造的,其传达出的思想多与创作者们所处的环境有关。

我们常说艺术是文化的载体,好比中国无处不在的侠义当道,美国潜移默化的英雄主义,而日本的社会及文化恰恰是“亚萨西”得以大行其道的温床。

日本是个资源贫瘠的岛国,由于生存不易,日本人的危机意识相当强,在极端的压力下构建了极具日本特色的村落自治模式。在这样一种模式下,个人利益往往要为集体利益让步,“不给任何人添麻烦”、“大家都这样做,我也就这样做”的思想操纵着他们的一言一行,让同村的人异常的循规蹈矩,能集中力量办大事。

但另一方面,他们根深蒂固的认为,村界以外是一个不属于自己、也和自己无关的世界。

村界是严格区分自界和他界、一个世界和另一个世界的象征。由此,日本人对于村落的认同和向心力,不止是现世的,也是来世的;不止是物质的,也是精神的;不只是个人的,也是子孙后代的。由此形成了超脱于集体主义的只属于日本民族的“集体本位主义”。

但是“集体本位主义”也是日本民族立国之魂,是日本近代崛起、现代迅速复兴的重要原因之一。在面对困难并处于逆境时,民族精神最为强悍的是日本人。是因为他们的忍耐、执着、自律,才能在历史的长河中坚强的生存下去,才有了现在日本的繁荣。

只不过这种看似强大的民族精神其实是在地缘、生活需求以及政策的共同约束下,才得以构建,而这也形成了一种不可忏逆性。脱离群体的人不仅在道德伦理上不被允许,还会遭受形同于“社会性死亡”的制裁方式——“绝交”的冷暴力以及断绝物资的硬暴力。

即便到了相对文明的近现代,这种民族精神却早已潜移默化地渗透进日本社会的各个角落。为了融入集体就要善于察言观色,穿上不合适的短裙、化不合适的妆、聊不合适的话题,为的就是跟集体保持高度的一致,否则极其容易招致精神与肉体上的排挤。

这是一种与中国所倡导的和而不同理念大相径庭的同而不和,这也是一种抹去自己个性的存在,看似照顾他人,实则保护自己。

笔者曾在旅日过程中深有体会:在游客居多服务员稀缺的拉面店中,刚喝完的麦茶扭个头的时间就被倒满;即使是因为自己的语言不通所招致的尴尬,反而是对方一个劲的道歉,导致自己都羞愧难当。我眼中的日本人,他们能将别人的感受凌驾于一切之上,而这样一种极致的同理心也让日本成为了最适合旅游的国度。

但另一方面,我也曾见到两位本是有说有笑的职员,在分别之际,下级随即做出了形同仪式的90°鞠躬,郑重地说一句“お疲れ様です。”,然而扭头的那一刻,笑容也随之暗下,这种反差着实有点毛骨悚然。

而在美国文化人类学家鲁思·本尼迪克所创作的《菊与刀》中,也有过相似的描述:

“日本人生性极其好斗又非常温和,黩武而又爱美,倨傲自尊而又彬彬有礼,顽梗不化而又柔弱善变,驯服而又不愿意受人摆布,忠贞而又易于背叛,勇敢而又懦怯,保守而又十分欢迎新的生活方式。”

这样一种矛盾的生活方式,竟不可思议地存在于一个国度,而除开日本,似乎也找不到第二个了。

在这样一种社会背景下,我们就不难想象为何业界会如此地推崇“亚萨西”。

毕竟决定一部作品是否受欢迎的关键,便是通过各种手段引起观众共鸣,从而增强代入感。所以日本众多作品中的“亚萨西”,其实都是被迫的。

在中国,人们依然渴望成功、渴望财富、渴望阶级流动,渴望从一只雏鸟变成金凤凰,所以屌丝逆袭高富帅及龙傲天式的网文才得以蓬勃发展。而日本社会的集体主义、利他主义同样也造就了日本观众打从心底认同的“亚萨西”,因为它是一种最为普适的属性,同时也是精神诉求的集中体现。

然而观众们仅从动漫角色中找寻自己的影子就满足了吗?恐怕不然。艺术本就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动画所描绘的“亚萨西”跟我们所熟知的现实存在着一个质的不同——他们在贯彻悲悯与共情的同时,也并没有抹去自己的个性。

事实上,《天降之物》中的樱井智树,骨子里就流淌着一股“亚萨西”的热血,我们能看到他无处不在的自我牺牲、对身边妹子无微不至的关怀、每掉下一个少女便收进后宫;但我们也能看到他那不随大流的张扬个性、对绅士风度的独特见解,这些要素都让我们深深地爱上了这位男主。

我们成天以“亚萨西”自诩,但与这些动画角色相比,或许还真是小巫见大巫了。总而言之,想要具备ACG作品中所承认的“亚萨西”是相当困难的,但是一旦你具备了,那无疑是各种意义上的“强者”!

万恶的真的是“亚萨西”吗?

然而近年来,日本动画产业的市场虽然持续的扩大,但繁华的背后却是竞争与危机并存的险象,这在轻小说界显得更为突出。

据不完全统计,轻小说在2015年达到销量峰值后便一蹶不振,断崖式的下滑为业界敲响了警钟。处于这样的大环境下, ACG作品也将不可避免地走向恶性竞争的循环。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新人作者要想在茫茫大海中脱颖而出,那就必须得让自己的作品喧宾夺主,为了达到这种目的,他们恨不得在短短的一章内将属性各异的美少女们悉数呈现在读者眼前。当然这还不够,及早的与男主确定关系才能牢牢地留住读者。而这个契机自然就交给了大家都乐于接受的亚萨西,主角也就顺水推舟的在毫无征兆下坐收着名为倒贴的渔翁之利。

从曾经的慢炖,到如今的爆炒;男主从曾经的有血有肉,沦落到了如今只用来展开剧情的工具人。这样的做法无异于饮鸩止渴,过度的急于求成让本就缺乏文学性的轻小说,在逻辑上面也开始站不住脚。那么这也不能怪我们用万恶的“亚萨西”来表达心中的不屑与唾弃了。

所幸的是,这样过度同质化、量产化、套路化、甚至有损“亚萨西”声誉的做法连日本读者也难以忍受。

即便到了2020年的今天,轻小说的销量榜单也十分诚实,“亚萨西”还是那个“亚萨西”,但斯巴鲁的决不妥协、佐藤和真的耍宝整活等极具特色的个性才是真正的财富密码。倘若创作者们能时刻地思考这些问题,畸形的市场也终有一日会找回初衷。

万恶的永远都不是“亚萨西”,而是创造了“万恶的亚萨西”的人们。

相关内容

手机扫一扫轻松打开
完美电影院

九色优选 | 跳跳猪 | 聚聚玩 | 有赚网 | 聚享游 | 快乐赚